中文简体

卡内基·梅隆大学

准备迎接图书馆的下一个变革

学生在卡内基·梅隆大学 Sorrells 图书馆

“为了推广 The Evolving Scholarly Record(演变中的学术记录)模型,OCLC 不遗余力开发了重要服务功能。传统结果导向型的图书馆模型应当扩展,要关注研究过程中生成的主题和数据,以及研究过程带来的反思、分享和资源的重新利用。”

Keith Webster
卡内基·梅隆大学图书馆馆长和新兴综合媒体计划主任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独特历史造就了该校如今在截然不同的两个研究领域上大放异彩,即工程学和艺术学。大学图书馆馆长 Keith Webster 解释道,“我们把精力都放在跨学科研究上。”“在图书馆里,我们尝试尽可能发挥这一优势,并以此为中心,为学生提供丰富的跨学科教育体验。”Keith 强调这一尝试已经超出图书馆传统的以馆藏为主功能,图书馆的成功取决于是否“认识到当今全球范围的图书馆在支持研究工作方面扮演的角色早已不同于以往”。

Keith 继续说到,“身处当今的数字世界,人们已经开始自己设计信息工作流程。而我们则需要搞清楚这些工作流程是什么、人们都在使用什么工具而且确保图书馆能够尽可能与这些需求无缝连结。”Keith 引用 OCLC 的研究 The Evolving Scholarly Record(演变中的学术记录),该研究帮助他将想法付诸实践,并与他人分享。“正如 The Evolving Scholarly Record(演变中的学术记录)模型指出的那样,我们所处的环境不仅仅是发布相关研究过程的结果。”

他在向管理人员和其他学校行政人员的讲话中引用了 The Evolving Scholarly Record(演变中的学术记录)研究。他说“该报告具体阐述了很多我一直在观察的现象,并将其以最优雅和简洁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我常用这一报告阐述图书馆的未来一定风光无限。当你向那些 20 年前就基本上放弃图书馆的人解释这一模型时,他们也能快速理解如今图书馆的功能。”

“我相信图书馆能够深入其中,帮助研究人员识别和整理学术研究资料的核心部分。”

该模型在识别研究成果方面不再像从前那样仅关注已发表的论文,存储这些成果的未连接系统和这些系统对全球学者的贡献。“而是将我们需要识别和追踪的不同元素概念化,”Keith 说到。他在执行大学最新 10 年计划的时候始终牢记图书馆所扮演的新角色。在预算计划期间,“我能够提出战略计划并采用 OCLC 模型验证这些想法,并主张使用第一轮资金搭建已经推出的一系列系统 — 包括 KiltHub 资料库、校园研究信息管理 [RIM] 系统和其他数字平台。”

自初始资金投入以来,图书馆已经进一步扩展了各项针对研究人员的服务。例如,将 RIM 系统与学校资助管理系统连接,图书馆员能够在项目伊始、研究人员还尚未考虑寻求图书馆帮助的时候,就能够主动联系他们。Keith 补充道,“我们已经开始招聘具有学科研究背景的人员加入图书馆工作,”这有助于博得研究人员的信任。

Keith 继续展望未来,在认识到各平台搜索和检索带来的挑战的同时,重新打造图书馆的空间。“在这样的环境中,”他问道,“图书馆的内在本质是什么?我们又如何将其呈现在空间中?”在 OCLC 研究部的帮助下,卡内基·梅隆为他提供了一个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完美地方。“Andrew Carnegie 通过他的国际慈善事业定义了 20 世纪的图书馆,”他说道,“而承载着他姓名的大学,也必定是定义 21 世纪图书馆的最佳场所。”

卡内基·梅隆大学在地图上的位置

图书馆一览

  • 1961 年搬至专用于图书馆的使用的特定空间。在此之前的几十年间,图书馆使用的都是各学院办公室和改造空间
  • 由一个中心图书馆、两个学科图书馆,以及一个位于大学卡塔尔校区的图书馆构成
  • 维护和培训研究人员使用研究信息和数据管理系统

相关新闻

用链接数据编目的海报

参与研究以细化需求

了解图书馆如何与其合作部门协同推动元数据管理的未来。

图片:拉筹伯大学图书馆

跨校区合作伙伴可提升您所在机构的研究知名度

了解拉筹伯大学图书馆如何让研究员的成果跳出正式出版物并变得广为人知。

想了解更多信息?

阅读 OCLC 研究部撰写的 The Evolving Scholarly Record(演变中的学术记录)

了解有关 OCLC 研究部活动的更多信息

阅读更多成员故事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