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OCLC 链接数据试点项目

参与研究以细化需求

Six Fat Dutchmen 演出海报
Concert poster cataloged during pilot project

 

“链接数据模型有可能会改变我们描述事物的方式。而且,当你将某个关系作为形式化断言时,OCLC 的原型比 MARC 能更好地阐明这个关系有着何种特征。”

Stephen Hearn
明尼苏达大学元数据策略官

链接数据可能为图书馆提供一种在资料间建立连接的全新方式,这通过传统的编目标准是无法实现的。在探索链接数据如何使图书馆在网络上更加互联和可见这一方面,OCLC 一直是领导者。2017 年,OCLC 启动了一个试点项目,将来自各种类型的图书馆元数据工作人员、OCLC 研究人员、产品经理及软件工程师召集在一起,使用一种原型进行动手试验,这一原型旨在开创图书馆使用链接数据的机会。

作为试点项目参与者之一,元数据策略官 Stephen Hearn 解释说:“我们真的很想使用链接数据模型在明尼苏达大学里做些什么,这个项目为此提供了相对简单的方式。”试点项目不仅提供了机会,参与其中也很有乐趣。“对于这个原型,我最喜欢的地方在于:它的主要关注点不在书目记录上,而是在书目对象的描述上,”他继续说。康奈尔大学的首席编目员 Sarah Ross 补充说:“这个原型很出色。它很直观。而且,我很喜欢它为编目用户介绍并提供关系这一理念。”

参与者还认识到链接数据的灵活性,可以将资源著录工作的参与者扩展到编目团队之外的人员。“我们当中的很多人有过与特殊编目项目主管合作的经历,”哈佛大学图书馆元数据生成部门主管 Chew Chiat Naun 说。“像这样的链接数据平台可能会使元数据工作变为综合了项目管理和编目的全新工作形式。”Sarah 认同这一观点,“你可以想象,一个人虽然不是编目员,却在特定领域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他可以用与编目员不同的方式来理解一项资料的背景。”

“OCLC 研究部是图书馆界的宝贵资产。他们关注着我们所关注的事情,理解我们的工作。并且,他们还促进我们的利益。”
— 哈佛大学图书馆元数据生成部门主管 Chew Chiat Naun

这一试点项目带来的好处之一在于,各图书馆与 OCLC 之间建立了紧密的工作关系。“这样的双向交流比我们惯有的工作方式更有成效,”Naun 说。Stephen 也认为:“开发者们带来的专业知识非比寻常。我们在与 OCLC 合作时得到开发者们的全方位大力帮助,这种体验太棒了。”Sarah 还指出:“不必向合作的人解释什么是编目,仅这一点对我们来说都很难得。”除此之外,“当 OCLC 尝试一些想法但并不奏效时,会告诉我们,并让我们参与寻求其他解决方法,这一点我很喜欢,”她说。Stephen 补充说:“尤其是 OCLC 研究部,他们真的理解和关注我们在做的事情。我们与他们共同努力。这真的非常好。”

在试点项目结束时,Stephen 说:“对于链接数据如何应用于想做的著录,我们现在有了更好的理解。”而且,合作应对链接数据的智力挑战也非常令人愉快。“我们能够向别人说起在描述性编目工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了,该项目的一大部分乐趣在此,”Naun 说。其他参与者也说:“我们突然意识到,可能会有更好的方法来工作。”Sarah 分享了她的一次经历:Stephen 在一通电话中介绍了一个音乐会宣传海报的著录。Sarah 说:“核心在于事件,而不是海报本身 — 不是我在编目的这一实物,而是它背后的内容。该原型可以分离这两个概念,又能将其链接起来。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方法。”

利用从这一试点项目中吸取的经验教训,OCLC 继续致力于设计解决方案,以帮助图书馆使用链接数据,以图书馆社区之外的搜索者能够识别的方式在其目录中建立关系。“我们需要的工具与这种原型类似,但建立在一个更广泛的平台上,并不限于在图书馆中使用,”Naun 说。“我们需要一个不那么严格的共享社区实践,让我们在感兴趣的实体和资源的选择上有更大的灵活性。”

项目概览

  • 与 OCLC 研究人员、产品经理和开发人员合作的各图书馆正在试用一项服务,显示链接数据在图书馆资源著录工作流程中的价值
  • 允许元数据专家测试调和服务原型,查找并消除链接数据实体的歧义,还测试了编辑器服务,来查看、创建和编辑链接数据著录和关系
  • 吸引了 16 所图书馆的参与,包括公共图书馆、国家图书馆、专门图书馆、学术图书馆及研究型图书馆

相关新闻

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生物图书馆内的学生

合作创新,确保图书馆的未来

了解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图书馆参加全球项目,使所有图书馆从中受益的详情

keio_thumb

与其他图书馆携手推动变革

发现庆应义塾大学图书馆扩大宣传、提高自有特殊馆藏使用率的“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