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拉筹伯大学

追踪研究活动 方便区域报告

图为学生在拉筹伯大学图书馆

“如果能通过标识符来追踪研究成果的引用,而不是在不同的数据库之间进行名称文本的匹配,那么就能更容易地识别研究成果的影响。”

Geoff Payne
拉筹伯大学图书馆战略与规划部副主任

拉筹伯大学的图书馆最近承担了收集年度研究成果数据的责任,并负责向澳大利亚政府报告,这会影响联邦资助并支持国家确定基准的工作。“我们的关注点,”负责战略规划的副主任 Geoff Payne 说,“是确保我们尽可能遵守报告要求,同时不会降低研究人员的工作效率。”

在过去,研究人员必须通过电子或纸质表格来提供此类信息。Geoff 称这种方式“不会激励人们遵守合规要求”。相反,Geoff 和他的团队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针对每位研究人员的出版作品编制报告,然后要求研究人员更正其中的错误。

据 Geoff 所言,“拉筹伯大学拥有澳大利亚最强的人文学科教师团队。”不过,在汇报研究成果时会出现一个问题,因为诸如艺术展览、诗歌、书籍和舞蹈演出之类的创意作品通常不会出现在第三方引文索引中,如 Web of ScienceScopus。“我们对 ISNI 尤其感兴趣,”他解释说,“是因为 ISNI 将所有研究成果汇总在一起,而且博物馆、图书馆和其他产出这些成果的机构已经对这些研究成果进行了编目。”

ISNI(全称“国际标准名称标识符”)是经 ISO 认证的全球标准编号,用于识别作品创作人。OCLC 负责管理和维护 ISNI 数据库。ISNI 帮助评估研究人员的外部身份及其与其他图书馆、出版物及专业组织的关系。在该项目开始时,Geoff 发现拉筹伯大学约一半的研究人员已经拥有了 ISNI,这主要是由于 ISNI 机构对他们之前的出版物进行了标识。

“我们能够提高拥有 ISNI 的活跃研究人员的比例,方法是在一些 ISNI 数据库记录中增加元数据,这些数据没有足够的区别性元数据来自动分配 ISNI。”

拉筹伯大学正继续为其他研究人员获取标识符,其中包括那些尚未出版作品的研究人员。“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Geoff 说。许多规模较小的大学要求下属研究人员自行注册,以获取标识符。“但如果大学规模很大,研究人员数量多达 10000 名,那么就得劝说 10000 人去注册。”分配 ISNI 后,该图书馆要求研究人员将他们的标识符和本校的 ISNI 写在电子邮件签名、出版物和其他作品中。“这样,”他补充说,“不用人们费心,相关信息就会自动传播开来。”

“通过定期执行预先设定的搜索来自动提供研究人员档案,这对于学术界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Geoff 说。“这对大学也同样具有吸引力,因为相较于过时的静态研究人员档案,这种方法能够提供动态信息。”他补充说:“这种方法很有未来气息。”不过,拉筹伯大学正努力帮助人们实现这一目标。

拉筹伯大学使用的服务

OCLC 编目和元数据订购

EZproxy

拉筹伯大学在地图上的位置

图书馆一览

  • 为 35000 多名学生和 1400 名教师提供支持;重点关注人文学科;
  • 馆藏资料超过 200 万份,其中包括 100000 多个期刊题名和 470000 册电子书;
  • 包括墨尔本的一座主馆、本迪戈和奥尔伯里-沃东加的两座分馆、两座共享图书馆和一家虚拟图书馆;
  • 截止 2014 年底,拉筹伯大学超过 90% 的活跃研究人员都分配到了 ISNI。

相关新闻

keio_thumb

与其他图书馆携手推动变革

发现庆应义塾大学图书馆扩大宣传、提高自有特殊馆藏使用率的“妙方”

vancouver-aquarium_thumb

当研究人员需要的时候,为他们提供难以搜索到的材料

了解温哥华水族馆 (Vancouver Aquarium) 如何将预算和员工资源最大化,以支持其大量的研究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