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庆应义塾大学

与其他图书馆携手推动变革

庆应义塾大学的学生在查阅特殊馆藏

“对我们来说,参加 OCLC 研究图书馆合作伙伴会议是获取其他图书馆先进经验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我们吸收这些经验并将其应用到实践中,从而加快了改变的步伐。短短三天时间里就能产生如此大的变化让我们也惊讶万分。”

Hideyuki Seki
Mita 媒体中心经理

来自东京庆应义塾大学图书馆的馆员参加了于 2013 年举办的名为 Past Forward! Meeting Stakeholder Needs in 21st Century Special Collections(回头向前!满足利益相关者对 21 世纪特殊馆藏的需求)的 OCLC 研究图书馆合作伙伴研讨会,会上的所见所闻使他们深受触动。 该校 Mita 媒体中心经理 Hideyuki Seki、首席执行官 Shigehiko Kazama 和图书馆馆长 Shunsaku Tamura 均参加了此次研讨会,会议重点关注为研究人员提供获取特殊馆藏的新途径。

“我们过去习惯于保护自己的珍本书,”Hideyuki 说道。Mita 媒体中心拥有大量珍本书,但该中心员工过于关注为后代保存这些书籍,因此在允许用户使用这些书籍方面显得十分犹豫。然而在“回头向前!”研讨会上,“他们能够很自然讨论如何让用户或学生利用这些珍本书。对我们来说,此次经历令人印象深刻,”Hideyuki 补充说。

在观摩了耶鲁大学拜内克古籍善本图书馆的用户如何使用该馆的特殊馆藏后,Hideyuki 及其同事也明白他们对于馆藏的使用可以持有更加开放的态度。“这所图书馆内开设的课程是如此之多,”他说。此外,他对“该图书馆为用户提供珍本书的方式”也充满钦佩之情。庆应义塾大学员工参加了以开放特殊馆藏为主题的研讨会,议题包括如何将这些馆藏用于教育、筹资以及将图书馆与该校使命相联系。

“我们相信,允许学生通过自己的眼睛来寻获真正的宝藏,并通过自己的双手去感受这些宝藏,可以为他们早期的学术生涯积累非常具有启发性的宝贵经验 — 这种积极体验敬将会直接服务于我校的学术使命。”

Past Forward!研讨会鼓励庆应义塾大学的职工使用它们的珍本书和特殊馆藏。“参加这个研讨会后”,Hideyuki 解释道,“我开始思考‘特殊’的原因所在,这不仅是因为这些资料很珍贵,还是因为它与我校的使命相关。”该校图书馆已将其“珍本书部”更名为“特殊馆藏部”,同时“开启了许多有关拓展该部服务范围的新讨论”,他说道。目前,该图书馆正积极向校职员宣传其特殊馆藏,并鼓励本科班级在图书馆内举行会议。

这些变化让该图书馆的特殊馆藏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与该校的使命,同时还能增加校职工可用的资源量。不过,该图书馆的馆员们并没有因此失去他们最初的保存目标。正如 Hideyuki 所说:“我们认为,开放与保存之间的平衡非常重要。”

地图显示庆应义塾大学的位置

图书馆一览

  • 庆应义塾大学创建于 1858 年,是日本最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
  • 2012 年是 Mita 媒体中心(庆应义塾大学的主图书馆)的 100 周年
  • Mita 媒体中心共有馆藏资料 280 万份(庆应义塾大学共有六个图书馆,资料总数超过 500 万份)
  • 庆应义塾大学是 Google 图书图书馆项目的合作伙伴,并已向 HathiTrust 贡献了 80000 册书籍

相关新闻

CSIRO 照片:澳洲王鹦鹉

为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提供支持

了解澳大利亚的科研机构 CSIRO 如何精简与全球各地图书馆及研究人员共享科研资料的流程。

ucla_thumb

保存独特、容易出错的数字内容

合作机制研究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UCLA) 图书馆特殊馆藏部门重视对重要数字资源的战略性收购。